突然在和室友打魂斗罗

然后意识到使用了 4*99 条命也打不过去(

突然想到可以使用这种特性实现任意位置的跳转,比锚点管用。

背景:一个网站由于使用动态内容加载,而其实现非常复杂,所以即使人为加上锚点,也会被几次反复 rewrite 消除掉,处理起来非常麻烦。

缺点:浏览器支持不好,chrome 要求 90 版本以上

theverge.com/2021/4/17/2238951

notion 又挂了,要用的时候挂(

来自一个菜鸟的吐槽,必然会有大量不公正不客观,但这确实是我此时,此刻,凌晨 2 点抱着不知道 shell 环境变成什么鬼样的快没电笔记本的本垃圾的唯一感受。

Show thread

然后 nix 又坑又极端对新手不友好,尤其是你不是 nix based 系统的时候。它给你的感觉是,一个昨天才知道 Linux 是什么东西的小孩今天打算装双系统,还是从 cmd 安装的,然后被 wiki 上的 grub 这 grub 那吓得哇哇叫。至少我当我在 home 目录下试图初始化项目的时候,我仍然不知道为啥我要 sudo 到 home,留下一堆不加 sudo 删起来麻烦的要死的垃圾。

然后 wiki 写的全他妈是 tricks,pro tips,唯一搜到的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 issue 是

github.com/NixOS/nix/issues/87

how to correctly install Nix on ArchLinux

fuck off,这玩意被顶到搜索最前面,只要你搜索 arch + nix,我也很想知道呀~

Show thread

haskell 极度不友好的核心体现在,它一开始就故意搞得很恶心人。我说的不是语言本身。

我看了这么久,仍然完全无法理解正确书写一个 haskell 项目的方式。

wiki 会说,我们要使用 cabel,然后装一堆不知道的鬼东西在你的电脑上,并且随着滚包瞬间炸掉。stack 给我的感觉也差不多。haskell 这个字眼会在你 arch 滚包的时候反复出现,有时你怀疑你真的用过这么多 Haskell 的东西,然后回想起,啊,我之前写过一个 helloworld。

然后另一个项目会说,啊我们用 nix,你是不是觉得 cabel 很那啥,nix 就可以!你只需要下载这个 sh,然后执行...

记得有个插件叫做移除乌干达的可怜儿童?(不是

喷气脑子出轻量级 IDE 了

有意思(

被正则搞得头疼的要死,,,

好久没写 django 了
或者说好久没写 python 了

脑子发昏写了一下午代码写完全删掉了,,,

emmmmm 原来 flex 布局也可以很好的配上 sticky。

这样设计侧边栏就有非常好的响应式方法了。

当你看到一个前端项目:
没有 lock file
同时加载了 less 与 scss
代码写成这样
而对方给你的钱没有值得你提出意见

那就闷声做事,啥也不管力

感觉还是不太能接受 elementUI 的设计呜呜

但是项目已经用了,就不管力

使用 docker 好处:nginx 刷版本号方便(刷到 1.23),但是似乎用不到一点 feature

切 polybar 把 KDE notification 搞坏了

好嘛,早看 KDE 不顺眼了,等忙完这阵直接把 KDE 扬了

想试试 xmonad+gnome or xfce

差不多体验了一下一个有小小团队的项目。

美工:前端好难
我:美工好难
后端:我来修前端了

Show older
Zeka和它的Kemomimi

Some personal instanc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