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skell 极度不友好的核心体现在,它一开始就故意搞得很恶心人。我说的不是语言本身。

我看了这么久,仍然完全无法理解正确书写一个 haskell 项目的方式。

wiki 会说,我们要使用 cabel,然后装一堆不知道的鬼东西在你的电脑上,并且随着滚包瞬间炸掉。stack 给我的感觉也差不多。haskell 这个字眼会在你 arch 滚包的时候反复出现,有时你怀疑你真的用过这么多 Haskell 的东西,然后回想起,啊,我之前写过一个 helloworld。

然后另一个项目会说,啊我们用 nix,你是不是觉得 cabel 很那啥,nix 就可以!你只需要下载这个 sh,然后执行...

Follow

来自一个菜鸟的吐槽,必然会有大量不公正不客观,但这确实是我此时,此刻,凌晨 2 点抱着不知道 shell 环境变成什么鬼样的快没电笔记本的本垃圾的唯一感受。
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Zeka和它的Kemomimi

Some personal instance.